第一章 杏花村遺址與世界酒的起源
作者:管理員    發布于:2014-05-26 17:07:36    文字:【】【】【
    誰也沒見到酒最初是如何誕生的。古埃及有酒神奧里西斯,古希臘有下酒神狄奧尼索斯,古羅馬有酒神巴克斯,我國有黃帝、儀狄、杜康,都被認為是酒的發明者。而現代科學研究證明,酒是先于人類產生于這個星球上的。
    酒的主要成分是酒精,有了酒精就有了酒。酒精的生成過程是極其簡單的:糖或淀粉在酶的作用下即可轉化為酒精。再加上同時產生的衍生物便可以合成灑。這一過程在自然條件下即可完成。所以,當地球上誕生了含糖或含淀粉的植物時,在合適溫度、必要水分、發酵菌的作用下,酒就產生了。
    讓我們進行一次科學的想象。秋高氣爽之時,樹上的果實成熟,掉在低洼的地上或某一個樹洞里,那些粘在果皮上的發酵菌,在果實含有的糖分中大量繁殖起來,同時產生了大量的酶素,糖被酶分解轉化為含有酒精的液體,這就是原始的酒。這些散發著濃郁酒香的果實,引來了大批的動物。大象、猿猴、長頸鹿……它們吃飽后,一個個醉得東倒西歪,甚至倒地大睡。《清稗類鈔?粵西偶記》載:“粵西平樂等府,山中多猿,善采百花釀酒。樵子入山,得其巢穴者,其灑多至數石。飲之,香美異常,名曰猿灑。”《紫桃軒雜綴?蓬櫳夜話》載:“黃山多猿猱,春夏采花果干石洼中,醞釀成酒,香氣溢發,聞數百步。”這就是指自然發酵而成的酒。
    盡管作為物質的酒生成了,但化學反應并未就此結束,制造它的天然酵母菌很快就會被一種名為醋菌屬的細菌所取代,從而很快把酒變成臘。
    所以說,最原始的酒是大自然生成的一種壽命很短的物質。那么,灑是如何走進人類生活的呢?
元代詩人元好問在《蒲桃灑賦》中曾記述過葡萄酒進入人類生活的情況:“貞佑(公元1213——1216年)中,鄰里一民家避寇自山中歸,枝蒂已干而汁流盎中,薰然有酒氣,飲之良酒也,蓋久而腐敗,自然成酒耳。”
    在柯爾克孜族民間還流傳著這樣一個有趣的傳悅:很早以前,有個正在遷移的小部落,經過一天奔波之后,晚上在一個山口草地住下來,人們又渴又累,爭著從馬背上取下大塊的肉和羊皮袋中的馬奶食用。有一個牧民打開了自己裝有半袋子馬奶的羊皮袋,突然,有一股清馥的香氣撲鼻而來,使他感到一陣清爽。他趕快把伙伴們叫來,把袋中的馬奶倒在幾只里。他們被這種香氣四溢的馬奶所吸引,一個個都大口喝起來,這就是最早的馬奶酒。酒的生成是因為羊皮袋掛在人腳附近,在馬急行時,騎馬人的腳不停地踢打在奶袋上,奶在袋子中運動,撞擊變熱加快了發酵,這樣就使奶變成了“酒”。
    這兩個事例都描述了最早的酒進人人類生活的情景。盡管這還都是自然生成的灑,但必須具備幾個必要的條件:
    1.人類已經初步擺脫茹毛飲血的原始生活,除了具有維持基本生活條件的食物外,還要有為了生存與繁衍之需而自覺采取儲存野果、獸奶的行為。
    2.在進化過程中,人類開始能夠制造一定質量的器皿來足以使酒生產并盛酒。
    3.相對定居。
    根據目前所能得到的考古發現研究表明,人類具備以上條件最早不會早干舊石器時代晚期,距今大約有四五萬年的歷史,果酒和乳酒作為上蒼的恩賜開始進入人類生活。
    關于谷物什么時候自然發酵成酒,學術界有兩種觀點。一種觀點認為在人類進入農耕時代以前,人們先是發現采集而來的谷物可以吃,更可以釀造成酒,才開始有意識地種植谷物。一種觀點認為在人類進人農耕時代以后,谷物維持生活并有了一定剩余之后才發現谷物可以釀酒。盡管兩種觀點各持己見,但綜合起來谷物自然發酵成酒并進人人類社會大約在1萬年左右。中國晉代人江統在《酒誥》山描述了谷物自然發酵成酒的一種情景:“有飯不盡,委余空桑,郁積成味,久蓄氣芳,本出于此,不由奇方。”用現代科學的觀點解釋就是:剩飯中的淀粉在自然界存在的微生物所分泌的酶的作用下,逐步分解成糖分,在酒化酶的作用下,糖分轉變成酒精。
    酒的釀造,是人類最古老的生產實踐活動之一。但是以采集和獰措為生的先民們的果酒、乳酒和谷物酒,僅僅是人類儲存食物過程中通過自然發酵的第一代酒精飲料,它并未完全脫離自然酒的落后狀態,不具備文化的意義,因而不能作為酒文化的開端。
    人類自覺地使用谷物釀酒,是世界酒歷史的一大突破。中國、古埃及和古巴比倫是世界上最早人工釀造谷物酒的三個國家。在法國巴黎羅浮宮內藏有一塊石雕,上面刻有蘇美爾人釀造啤酒的場面,距今已有7000年以上的歷史了。蘇美爾人就是幼發拉底河、底格里斯河流域的最早居民。
那么中國的人工谷物酒起源于何時?史學士一直有爭論。長期以來,人們一直將儀狄和杜康尊為造酒的始祖。實際上,他們倆人只是總結前人經驗、提高釀酒技藝、對發展酒業作出了重大貢獻的高明酒師,并不是酒的發明者。
    1962年,李仰松在《對我國釀酒起源的探討》一文中指出:“我國釀酒的起源,可能與農業同時或稍晚些時候就出現了。”可惜由于沒有相應的文物來佐證,李氏的觀點在史學界和釀酒界一直沒有得到公認。遙遙灑史,源在何處?仍然是個謎。時隔20年,由吉林大學考古系與山西省考古研究所組成的山西晉中考古隊對汾陽縣杏花村遺址進行的系統發掘,終于揭開了這個謎。
    杏花村遺址在汾酒集團所在的杏花鎮東堡村東北方向,面積約15萬平方米。根據獲得的層次關系及對其內涵的分析,考古上將其堆積形成分為八個階段,分別屬于仰韶、龍山、夏、商文化時期。(詳見《文物》雜志1989年第4期,晉中考古隊《山西汾陽孝義兩縣考古調查和杏花村遺址的發掘》。)其巾第一、二階段屬于大約6000年前的仰韶文化中晚期,在出土的器物中,除了大量的陶質罐、盆、瓶、壺、蓋、碗、刀等生活用具外,還令人驚嘆地出現了小口尖底甕,其外形整體成流線型,小口尖底、鼓腹、短頸、腹側有雙耳、腹部飾線紋。根據釀灑專家包啟安先生研究:“小口尖底甕實是釀酒發酵容器。”
《從新石器時代出土文物看我國酒的起源》,見《十國酒》雜志1996年第6期。)“原始先民在同一個小口尖底甕中利用谷物發酵成酒,然后澄清、飲用。”小口尖底甕(我們找不到該圖片,如能找到請用該圖片)不僅在我國有,古巴比倫和古埃及釀造麥酒(啤酒)或葡萄酒時也使用過與我國出土的同型小口尖底甕。“酒’字是釀酒容器的象征,甲骨文和鐘鼎文中的‘酒’字幾乎都是小口尖底甕,乃最早釀酒器的有力證明。古巴比倫舒麥爾酒的象形文字,也是小口尖底甕形象,真是無獨有偶。”(同上)“實際上,這種小口尖底甕的分布很廣,晉西南地區和陜西、河北的仰韶文化遺址中均有出土,有的有雙耳,有的無雙耳。”(同上)杏花村遺址釀酒容器的出土,終于揭開了中國酒史神秘的面紗,向世人宣告:中國早在6000年前的仰韶文化中期就已經發明了人工谷物酒。杏花村仰韶酒器是我國乃至世界上目前最古老的酒器之一,是中華酒文化的瑰寶,為探討中華原始酒文化的起源找到了珍貴的標本,也為研究地球酒史找到了一把鑰匙。
    杏花村人工谷物灑的出現,是人類釀酒史上繼人工果酒之后的第二個里程碑,也是人類區別于動物,能夠深刻認識自然、能動改造自然的光輝成果。人工谷物釀酒的釀造從原料、器具到技術,都脫離了自然酒和猿酒的落后狀態,而全部凝聚了人類的智慧和勞動。由于“歷史從哪里開始,思想進程也應從哪里開始”(《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2卷第122頁),因此,酒作為物質文化產生的同時,與之相伴隨的精神文化也隨之產生;杏花村6000年前人工谷物酒的出現,就標志著中國乃至世界真正意義上的酒文化的誕生。
    玉出昆侖,鳳鳴岐山。中國酒文化的誕生地出現在山西杏花村并非偶然。大家知道,山西,這方孕育了華夏文明的神奇土地,史有“表里山河”、“人文之地”之稱,“物阜民勤、人杰地靈”之譽。最早的“中國”在這里誕生、奠基,華夏文明的基因血脈在這里萌發、傳承、凝聚。因處在太行山以西而得名山西,又因位于黃河以東,亦稱河東,春秋時期為晉國之地,故簡稱晉。是出現在7000—5000年前的仰韶文化的中心地區之一。中華民族人文始祖炎帝曾活動于晉南,堯、舜、禹都曾在山西境內建都立業,巾國歷史上第一個奴隸制國家政權夏朝也建立在山西長冶一帶。汾陽地處晉西,1萬年前,夏氏族先民在此繁衍旺盛。這里土地肥沃,氣候溫和,水質甘美,物產豐富,環境優越。明《汾州府志》稱,汾州(即今汾陽)“左帶汾河,右阻金鎖,前控離石,背倚湯泉。美哉!河山之固。”在汾陽2600多年的建縣史上,汾陽作為郡、州、府治所的歷史就長達1500余年。從本縣另外四處仰韶文化遺址(裕道河遺址、段家莊遺址、任家堡遺址、北垣底遺址,其中裕道河遺址和段家莊遺址也出土了用于原始釀酒的發酵容器——小口尖底甕)出土的遺物來看,遠在6000年前,這里人口密集,農業發達,原始先民就已經開始了以農業為主的定居生活,并開始了較為普遍的釀酒活動(詳見《汾陽縣志))812—813頁),確是中華原始酒文化的中心地區之一。
    無獨有偶。1983年陜西眉縣楊家村二組出土了6000年前的仰韶文化遺址的陶質酒具,計有5只小酒杯、4只高腳杯和1只酒葫蘆;1998年浙江余姚縣河姆渡出土了6000年前河姆渡文化遺址。
版權所有 Copyright(C)2011-2015 汾酒集團珍藏老酒營銷事業總部 山西杏花村汾酒集團有限責任公司
向日葵app下载向日葵官网_向日葵app下载最新下载网址_向日葵app幸福宝入口_向日葵app应用下载